关于“教育部宣布:终止与英美澳加等高校的合作”文章的更正声明
发布时间: 2019-04-01   浏览次数: 10
近日,留学监理网旗下自媒体发布了“教育部宣布:终止与英美澳加等高校的合作(附详细名单)”的文章。该文系错用去年的新闻内容,误读了国家重大教育对外政策,现郑重声明更正。

相关真实详情见:2018年6月19日,《教育部办公厅关于批准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终止的通知》(教外厅函[2018]39号)下发,教育部网站于7月4日向社会公布了本次批准终止的234个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的名单(原文链接: http://www.jsj.edu.cn/news/2/1142.shtml)。

本次批准终止的全国本科及以上中外合作办学机构、项目共234个,其中不具有法人资格的机构5个,项目229个。本次批准终止后,234个机构、项目应按程序办理手续,上缴办学许可证或批准书。有专家称,“批准”二字,说明了教育部在发布信息时措辞严谨,很能说明问题的实质。

截至今年6月18日,全国经审批机关批准设立或举办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或项目共2576个,其中本科及以上中外合作办学机构项目1324个。扣除本次批准终止的,目前全国经审批机关批准设立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项目2342个;其中,本科及以上机构、项目1090个(含10个具有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大学,以及89个不具有法人资格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大学的二级学院]);这个数字尚未包括今年上半年各地申报、经审批即将新增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

本次批准终止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主要包括如下情况:

1.中外合作办学项目获批以后从来没有招生的。

2.协议期已满,中外合作高校一方或双方没有续约意愿的。

3.由于管理不善等原因,实际招生数与批准招生数差距大,学生数较少无法开展正常教学活动,也无法维持正常财务运行的。

4.2009年至今开展的6轮中外合作办学评估中,被评为不合格的(22个);或者在评估开始时或评估过程中自愿申请退出的(109个)。

批准终止的程序是:高校主动提出申请;报所在省级教育行政部门;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审核确认符合终止条件,报教育部;教育部作出批准或不批准的行政决定。

批准终止的前提条件是:除了因故从未招生的项目之外,终止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项目实际已经停止办学活动且无任何在读学生。

调查发现,终止的名单除了“僵尸项目”,也不乏“正面案例”:有的高校在教育部公布终止名单后发布新闻说:“在不能确保实现举办目的、宗旨和保障学生的合法权益时坚决不启动并及时与外方协商达成一致,申请终止或取消项目的做法屡屡被作为正面案例”。又如,批准终止的5个机构中的“郑州大学升达经贸管理学院”是郑州大学与台北广兴文教基金会合作设立的“二级学院”机构;该校已于2011年经教育部批准转设为民办高校,更名为“郑州升达经贸管理学院”。该学院日前发布新闻称:“《通知》中提到的’郑州大学升达经贸管理学院’系我校前身,早已于2011年停止招生;郑州升达经贸管理学院于2011年4月设立,是经教育部批准的民办普通本科高校,……是具有招生资格的高校。目前,教学、招生工作一切正常。”

政策趋向:建立和完善规模、质量、效益协调发展的长效机制

改革开放40年来以来,中外合作办学经历了从起步探索阶段、快速发展阶段、在发展中调整阶段、质量提升阶段,当前处于提质增效、服务大局、增强能力的发展新阶段。中外合作办学提质增效,并不意味着数量不发展了;在新一轮改革开放的背景下,中外合作办学还有很大发展空间。中外合作办学是中国教育事业的组成部分,这是高于部门规章的国务院法规——《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确定的法规原则。目前,全国高等教育在校生规模3779万人,而高等教育中外合作办学在校生规模约为50万人,占1.32%。中外合作办学体量小,作用却不小,它在促进教育教学改革和“双一流”建设、促进中国教育走进世界教育中心、助推“一带一路”建设和中外人文交流机制建设等方面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随着中外合作办学改革创新的深化,这些作用将越来越大。当前,统筹处理好中外合作办学发展规模、速度、质量、效益的基本关系,是政策制定和行政监管的基础性工作;就一个学校而言,立足校情谋划一定规模中外合作办学的发展,是学校国际化的战略选择。在中外合作办学发展中,适度规模是基础,只有达到一定规模,才能形成规模效应,发挥影响力;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创新质量成为关键;效益是目标,直接决定中外合作办学的地位和作用。对于国家中外合作办学整体或一个学校,都是如此。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外合作办学总体上保持了较快的发展速度,办学水平和质量不断提高,社会认可度、美誉度和国际影响力不断提高,在推动我国教育教学改革、创新人才培养模式、服务国家重大战略等方面发挥了显著的作用;在加速发展的同时,一些机构和项目存在优质教育资源引进不足,教学质量不高,学科专业能力不强,缺乏内涵式发展机制等问题,导致学生满意度低,吸引力弱,办学活动难以持续。批准终止部分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和项目,突显了在中外合作办学领域坚决盘活存量,淘汰更新,优化升级的政策导向。本次批准终止234个中外合作办学机构项目,是贯彻落实中办、国办印发的《关于做好新时期教育对外开放工作的若干意见》(中办发[2016]10号)关于强化中外合作办学“退出机制”的重要举措,是深化中外合作办学领域“放管服”改革,完善从准入到退出全链条闭环监管体系和机制的重要举措,是促进中外合作办学提质增效、服务大局、增强能力的重要举措,有利于中外合作办学健康、有序、持续发展。